• <span id="hzlpc"><sup id="hzlpc"></sup></span>
  • <optgroup id="hzlpc"></optgroup>
      1. <ol id="hzlpc"><blockquote id="hzlpc"></blockquote></ol>
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hzlpc"><em id="hzlpc"><pre id="hzlpc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         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旅游磐安 > 線路攻略

          國風人文圖典|記佳村的舞龍傳說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7-31 字號【

            我與浙江省金華市磐安縣玉山鎮的佳村神交已久,也可以說是一段文字緣。

            十五年前即2004年,我在思考中國人世代流傳的舞龍風俗究竟是怎樣起源的?花費了許多時間來閱讀古代典籍資料,各種名目的燈節不可能早于漢代,但“舞龍”風俗起源則要早得多,它是古人“祭天”的風俗的遺留,時間上可上溯到數千年之前的夏商周三代,因為那個時候人們盛行“敬天”、“祭天”,古人未啟之時,龍神話成為他們崇拜的神靈,那個時候的人們相信龍是專管雨水的司雨神,對于靠天吃飯的民眾來說,谷物是維持生命的根本,作為司雨之神的龍的重要性也許超越了帝舜、契和后稷。因而這種想象出來的龍也就被古人奉為“吉物”出現在慶典祭祀中。《禮記·王制》說:“春曰礿,夏曰褅,秋曰嘗,冬曰烝。”說的是夏商兩朝的祭祀,在一年中有春分、秋分、夏至、冬至,四個正時的祭祀。而到周王朝以后,則改為春曰祠,夏曰礿,秋冬不變。人們在祭祀時舞龍,是幻想龍是司雨之神,想以舞龍來祈求神龍,以保風調雨順、五谷豐登。

            龍在歷史文籍的記載中出現的時間很早,但要尋找這些資料也非易事,古代典籍中鮮有記載,那就從民間傳說和民間故事中尋找,我以為,以客觀實在物為中心建構的民間傳說,寄寓著民眾對各類歷史人物或歷史事件的評價,是他們的歷史觀點和歷史情感的重要載體,被稱為“口傳的歷史”,其歷史價值甚至可以填補歷史記錄的空白,糾正歷史記錄的謬誤。

            然而民間傳說與故事浩如煙海,各種舞龍來由的傳說與掌故也是眾說歧出,記得那一年我從浙江民間故事集成中發現了這條民間傳說:

            傳說在浙江金華縣有一座奇靈山,山下有一條名叫“靈溪”的大溪流。人們每天都用靈溪的水來澆灌稻田。傳說神龍為解百姓干旱之苦,行云播雨,得罪了天庭,遭到玉皇大帝的問責,被處以問斬的處罰。說來也怪,那些日子,金華縣天天下紅雨,更奇怪的就是在靈溪的岸邊,從天上落下一條被分割的巨龍身體,后來,百姓知道后都十分后悔,所以每逢正月十五便舞龍,希望巨龍的身軀能接合起來,這個習俗就一直流傳至今。

          浙江金華所轄的磐安縣有一處靈溪院址,就是今百年老校玉山中學址,該校建于清順治十二年(1655年),康熙十八年趙衍為之記,院僧振濟寫下《靈溪雜詠》詩傳世,可以證實佳村作為這則舞龍發源地傳說的旁證。

          因為感動于這則民間故事,于是就在我在《民俗文化傳播》一文中,以佳村舞龍傳說的案例,論證了中國民俗傳播的特點,當然也記錄了這個凄美的舞龍故事的史實。靈溪是磐安玉山鎮的母親河,全長20多公里,穿越整個玉山鎮,匯集多條支流后,在佳村的東西兩頭作了兩次大角度拐折后,流入五丈巖水庫,最終匯至曹娥江。這里與民間舞龍起源之地的傳說高度吻合。這篇小文章發表后,在網上不脛而走,引發了《金華日報》記者石磊先生的考證報道,刊發在20051115日《金華日報》副刊《浙中新報》的頭版上,浙江《磐安報》記者陳可禮也發表了考證報道。

          此后不久,我得知海峽對岸的臺灣國語日報社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國民俗節日故事》叢書第一冊《龍燈》,開篇之語就講了一個關于舞龍起源的民間故事:浙江省金華縣有一條大溪,叫做“靈溪”,溪水從北邊的奇靈山上發源,順著溪谷流下,一直流到平地。沿著溪水流過的地方,散布著不少村莊,村莊里的人都靠種田生活……那本書的作者也認定起源地在浙江金華磐安玉山鎮的靈溪。

            磐安玉山鎮佳村八十八歲老人陳亨和先生,原先是玉山中學的教師,自小喝著靈溪水長大,又在靈溪之畔工作了大半輩子的他,對家鄉的這條母親河感情極深。陳亨和退休以后的二十來年,他堅持不懈地收集當地與舞龍文化有關的民間傳說與故事,居然有二三十條的斬獲,如《神龍是賜主,神龍也威嚴》、《龍尾橫在下覺庵》、《上天入地化龍塢》、《佳村新安寺尋蹤》、《靈溪巨龍的傳說和中華舞龍的發源史》、《龍頭左眼——西井的故事》……我讀著這些文稿,這是一個摯愛家鄉歷史文化的老人,更是向磐安玉山佳村傳統文化的這位堅定的守望者致敬。為了表達我的敬意,這次我雨中訪佳村,特地帶上了拙作三卷本《中國民俗學通論》,請這位老前輩指教。

            我向慈眉善目的老前輩陳亨和先生贈書的情景

            我在佳村訪問,令我驚嘆不已的是,在佳村靈溪兩岸,靈溪神龍的故事,都能在這快風水寶地上找到現實的對應。傳說中的神龍被斬,龍頭、龍身、龍尾都降落在靈溪兩旁,留下了永遠的不朽的地名與形體,龍首就降落在村中世稱“龍頭背”的地方;龍身降落在“化龍巖”;龍尾降落在“龍尾山”上,而且形象神似,惟妙惟肖。龍是中國人祖祖輩輩的圖騰,帶有“龍”的地名在各地屢見不鮮,但像佳村如此密集的龍字地名,“金衩龍、花龍塢、蟠龍、來龍頭、長龍”……更有龍首、龍身和龍尾與傳說故事的情節驚人吻合,很是令人稱奇。在佳村,紀念神龍,古已有之。佳村有“龍王廟”、“放生池”,特別是有一支當地淳樸民眾自發形成的“龍燈源”板凳龍的隊伍,演繹成將龍連接起來的凄美故事,香港陽光衛視在2008年曾經拍攝視頻,向海內外進行傳播,繼而由作曲家孔迪專門譜寫了《舞龍源之歌》,響徹國內外樂壇。

            佳村是一個古村落,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歷史。原是周姓的繁衍之地,隋唐時遷居于此,四周布滿庵院,據陳亨和老人說,可考的就有六庵四廟,興盛時期,靈溪一帶分為西周、東周、前周、后周等幾個村,它們互為相接,盛極一時。傳說中當地有一條“十里長街”,街上“光雨傘鋪就有18家之多”。村里的百年老校——玉山中學,著名歷史學家吳晗,還有張浩、僧大開等均是此地的名人,兼有過幾位抗戰的陣亡將士和遠赴東南亞與日軍作戰的遠征軍老兵。

          經過這些年來各方人士的辛勤勞動,挖掘整理,靈溪作為舞龍起源地的成果收集工作初見成效,作家張本高著《龍燈的故鄉》、學者周偉毅撰《舞龍故鄉》,先后由吉林和湖南兩地出版機構出版《舞龍舞獅讀本》,其中都說到“舞龍起源于金華”。國內各大媒體包括《文化月刊》以及西班牙華人媒體《歐華報》、美國華人刊物《文萃》都做了較為翔實的采訪報道,磐安縣委、縣政府高度重視,地方黨政領導前往佳村調查研究,都留下了很多有價值的文本。

          文化是民族的血脈,是人民的精神家園。文化自信是更基本、更深層、更持久的力量。如今,磐安玉山鎮和佳村村民都在積極響應黨中央、國務院為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,增強國家文化軟實力,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號召,他們在將佳村打造成一個新型的田園綜合體,以佳村的人文傳統與故事,建立了“龍文化展示館”,建設了“舞龍源”、“舞龍峽”景觀和景點,同時結合南宋遺存——玉山古茶場,建立了古茶場博物館,讓古老的佳村文化中獨一無二的理念、智慧、氣度、神韻,增添磐安人民內心深處的自信和自豪。

            因一段文字而與一個古村落結緣,是我的福分。我忘不了玉山鎮、佳村領導和村民對我的歡迎,忘不了陳亨和先生對我的信任,這是一份沉甸甸的道義與情義,也是文化工作者的責任。我的文化研究工作還要繼續做下去,以一己的綿薄之力回報磐安父老鄉親對我的厚愛。

          佳村,我還是要來的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仲富蘭

          2019715日于滬上五角場凝風軒

          夫妻秀聊天室